文堂中文 > 嫁丑夫 > 第10章 闹分家

柳氏已经接近临盆,苏摇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

村里有关于苏摇的谣言,已经飞满天了。作为当事人,苏摇没有一点点在意,每天除了喂鸡,就要上山一趟。

分到的那片地,里面的野草被苏摇清理得干干净净的。没有其他东西妨碍,沃柑树长势非常的好。

果树三年挂果,花期早一点的,两年也会开始挂果了。

苏摇的沃柑树,才种下一年,想要吃上果实,要等到明年或者后年。

从山上回家之后,苏摇继续给樾时寒做衣服。

樾时寒每天都会上山打猎,打到猎物之后,第二天又拿到城里去卖。

断断续续的做了好长一段时间,苏摇终于把手头上的衣服给做好了。

给樾时寒做的衣裳,是天蓝色的,衣裳的款式跟他平时穿的款式差不多。为了让衣裳看起来美观一些,苏摇又给樾时寒做了一条腰带。

腰带上面,绣有图案,也是苏摇研究好长时间才绣出来的。

当天晚上,樾时寒回到家,苏摇把衣服拿给樾时寒试,心脏总是下意识的剧烈跳动。

就连跟樾时寒的眼神对上,苏摇的脸颊都会跟着燥热。

“你…总是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是不是不喜欢这个衣服?不喜欢的话…我就…”

“就怎样?”

樾时寒的心情很好,看到苏摇通红的脸颊,他觉得特别的可爱。

刚刚娶苏摇的时候,樾时寒对她好,只是因为他需要一个跟着一起过日子的女人。后来,跟苏摇相处的时间久了,樾时寒就越发的想要占有苏摇。

他不止希望苏摇能够安生跟他过日子,更希望……苏摇还能够对他有其他的感情。

就比如:至死不渝的爱情。

只是,现在苏摇对他有爱情吗?

“我就留着自己穿。”

苏摇有些不安。第一次给一个男人做衣服,要是对方不喜欢的话…也只有留着她自己穿了。

上辈子没有谈恋爱,这辈子也没有谈过恋爱,苏摇也不知道这谈恋爱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现在跟樾时寒,算不算谈恋爱?貌似不算的吧?他们只是一起过日子而已。

苏摇也不知道樾时寒对她有没有爱情。古代农村男女成婚,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人嫁给一个男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两个人一起过日子,就是亲人,就是孩子他爹以及孩子他娘,也不知道有没有爱情。

“给我做的衣服,哪有收回去的道理?”

樾时寒把衣服脱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折叠整齐。认真的眼神,认真的动作,让苏摇的心脏漏了一拍。

即便,樾时寒对她没有爱情,这么相处着,也是很好的。苏摇这么想着,心里舒坦了许多。

不会下蛋的母鸡、狐狸精。这两个标签挂在苏摇身上,已经拔不下来了。

特别是穿了那身桃粉色的衣裳后,村子里所有的女人,看苏摇的眼神都带着不屑与嫉妒。苏摇却是无所谓,照样隔那么几天,就穿那身桃粉色的衣裳。

一身衣裳是不够换的,苏摇又研究书籍上面的图谱,打算给自己做一身裙子。

女人嘛,哪能不喜欢裙子呢,苏摇才十七岁,在二十一世纪,还是花一样的少女,对美好的东西,哪里有不喜欢的?

反正狐狸精的标签已经挂在她头上来,她也不介意别人再给她挂个其他的标签。

女人们八卦时给苏摇挂的标签,樾时寒这种钢铁一样的直男,自然是不知道。

在最炎热的日子,柳氏生产了,是一个带把的。

唐氏别说有多得意了,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生出来的孩子都是带把的,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风光?

亲生的儿子都生个带把的了,只有那个不是亲生的,都成婚快两年了,肚子也没个动静,不知道是男的不行,还是女的不行。

安分了几个月的唐氏,几个月没看到樾时寒来找她麻烦,心里面对樾时寒的恐惧淡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