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堂中文 > 遥看暮色共斜阳 > 第3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彦辞也不拆穿她见到这两人就惊慌失措的模样,顺着她道:“只是闲极无聊,与你找些话题。”

沈惊晚透过帷帽看他,薄纱晃晃悠悠,她看不清这人眼中情绪。

怔忡片刻,她终于问道:“我来盛京,已经听到许多次苏清荷这名字,你当初为她……负了沈惊晚?”

谢彦辞还以为她会一直逃避这问题。

见她问出,漆黑眼眸中漾出一抹笑意。

这似乎是一个好的开始。

不过想起苏清荷,他又抑制不住心底升起的寒意与恶心。

他顿了顿,看向前方,冷冽声音中是无法压抑的恨意:“那女人,是个贼。”

一个清晰的答案在沈惊晚心中呼之欲出,但她还是故作茫然地问:“她偷了你东西?”

谢彦辞摇摇头,看向沈惊晚,眼中似乎有着莹然水光。

“她偷了阿晚的东西。”

记住网址m.

沈惊晚轻轻呼出一口气,突然间想透了许多事情。

——果然如此!

所以当初谢彦辞是被苏清荷欺骗,而现在这一切转变,又是因为知晓了真相。

“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沈惊晚将帷帽揭下,面容上已是一片沉静。

“斯人已逝,王爷现在做这一切并不能抹去你曾带给她的所有痛苦。”

谢彦辞痛苦的闭了闭眼,复又睁开,露出一个十分苍凉的笑。

“真的……无法被原谅吗?”

沈惊晚与他对视,神色淡漠而冷凝。

当初那些伤害几乎刻入骨髓,让她如在地狱滚了一遭。

凭什么他一句知晓错了便得原谅。

沈惊晚歪了歪头,一派天真的模样。

“死人怎么说得出原谅呢?”

谢彦辞脸上最后的血色也褪去,他嘴唇微颤,想说什么,开合几次却出不了声。

沈惊晚却一夹马腹,身下的马儿立时疾驰而去,头也不回。

话说得那般绝情,她却只觉得心脏处火烧火燎般疼,她不敢停,一旦停下就会被铺天盖地如潮水一般的心碎淹没。

沈惊晚不知道谢彦辞看出了多少才会同她讲这些话,但她至死不会承认。

她得离开这地方,她要回南越。

她不想再知道她为何会重生,就当上天垂怜好了。

再待下去,沈惊晚不知道自己又会坠入一个怎么样的深渊。

翌日,夏英外出买东西的路上听见几个路人谈论。

“你听说了吗?当世药圣南农来了盛京。”

“就是那个活死人肉白骨的药圣?”

“是的,好像住在永安王的别院,你说我去求他治治我这常年的顽疾他会治吗?”

“得了吧,就你这点小病,可别去打扰人家,据说药圣非疑难杂症不治,你要是病的快死差不多……”

看着那两人走远,夏英脸色变了又变,惊喜与踌躇交织。

“药圣南农……”

她琢磨着这名字,眼睛里满是希冀。

当初沈靖受伤残疾,便是想求南农医治。

只可惜南农云游四方,除非运气好偶遇,否则没人能找到他的行踪。

现在天大的机缘就在眼前,莫说永安王别院,便是龙潭虎穴她也得拼命一试。

当天下午,夏英没给沈靖说一声便独自一人上了临兰别院求见。

谢彦辞听闻夏英来访的消息,第一反应便是问道:“公主呢?”

侍卫答道:“公主自昨天起,就一直没出过自己的院子。”

谢彦辞眸色变换半晌,还是起身去了前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