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堂中文 > 无衣传 > 第八章 牡丹峰 3

李如柏素知四弟如樟心高气傲却不善言辞,于他而言被俘本就是奇耻大辱,再加上福岛正则和平野长泰临行前的一番诛心之论不啻于雪上加霜如果排解不好恐怕四弟如樟会就此一蹶不振,因此心中颇为忧虑,却不想被窖生举重若轻的几句玩笑话便消解的不见踪影,不禁对窖生又是钦佩又是感激于是拍了拍窖生的肩头说道:“你们几个混小子就知道胡说八道,上次的军棍还没挨够眼看这天都快亮了,大伙都折腾了一夜赶紧回营睡觉”

李如梅打了个哈欠说道:“二哥这么一说还真困了。不过,二哥,大哥今天不会要今天下令要打平壤城发起总攻吧”

李如柏表情肃穆地道:“大哥的心思我不敢妄加揣测,不过还是有备无患,但我估计平壤城内的倭寇今日恐怕会严阵以待,防备我们攻城,昨夜他们使尽手段折腾咱们,今天也该轮到咱们折腾折腾他们了。你们几个放心去睡吧,有事我喊你们。”

李如樟、李如梅、窖生依言各自回了营帐内倒头大睡。

此时,在平壤城内日军第一指挥官小西行长刚刚和福岛正则、平野长泰碰了头,他对整个的偷营细节都仔细地听了一遍,随后好言宽慰了两人一番,让两人各自回房休息,自己则枯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转眼间天色渐亮,小西行长站起身来到窗前,伸手将窗子推开凭窗远望,见到平壤城此刻正笼罩在一片漫天大雾之中,本就忧心忡忡的他中更是一震,因为在攻城战之时,攻城一方最喜大雾,这样可以趁守城一方准备不足突然发起攻城战,往往能收获奇效,因此他丝毫不敢怠慢,传下军令,令城内将士均严加戒备,一旦发现明军有攻城迹象即刻全员进入战斗状态。

然而从清晨至下午,明军大营始终静悄悄的,不见丝毫动静,然而守城的倭军却死死地盯住城下明军的一举一动,片刻也不敢怠慢

可小西行长哪里知道,这大半天的时间里,明军营中上至宋应昌、李如松,下到普通士兵,都踏踏实实地睡了个好觉,将连日来的劳顿一扫而空。

及至傍晚时分,仍不见明军有丝毫动静,小西行长不禁在心里暗暗咒骂李如松等明军将领:你们这帮蠢货到底懂不懂兵法,会不会打仗如此有利的天气实在是可遇不可求,这么大的雾气是攻城军队最好的掩护,可你们竟然就这么轻易错过,却害自己和守城的士兵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白白空耗了一天。要知道人在临战状态下对精力和体力的消耗都极大

小西行长越想越气,绞尽脑汁后忽然心生一计,他急忙派人把小西飞传了来,面授机宜后小西飞独自一人骑快马来到了明军大营求见李如松。

此刻李如松饱睡了一个好觉后才起床,让军中的伙夫煮了满满一大碗汤面,刚刚端了上来还没等吃上两口,窖生便进来禀报说小西行长的特使小西飞求见。李如松啊直接让窖生通知杨元、麻贵,然后命人带着小西飞进了营帐。

小西飞见了李如松赶紧行礼拜见。杨元、麻贵也先后进了中军大帐,向李如松施礼后都坐在一旁。

李如松坐在主帅的座位上大口吃着汤面,头也不抬地问道:“小西飞将军,坐吧中华有句俗语:一回生两回熟,你我也算是熟人了,有事不必藏着掖着,开门见山痛快点贵军指挥官又有什么新的提议”

小西飞被李如松的一顿抢白说得有些脸红,但此刻却也顾不得尴尬,对李如松深施一礼道:“启禀提督大人,我军指挥官小西行长此次派我觐见,是请求您即刻退兵三十里,明早他便亲自率领全部军队出城投降。”

杨元和麻贵彼此对视了一眼却不说话,在场众人都一起看向李如松。

李如松浑似没听到小西飞的话一样,自顾自地就着蒜瓣大口吃着热汤面,唏哩呼噜地把面吃完了又端起大海碗喝了两口面汤,然后他才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看着小西飞,却不说话。

小西飞被李如松看得心里发毛,结结巴巴地说道:“提提督大人,我刚才说”

李如松简单明了地截断了小西飞的话:“准了。”

这下小西飞更加不知所措,脱口问道:“什么”

李如松笑了笑说道:“不就是我军今晚退兵三十里,明早你们的指挥官小西行长亲自率兵出城投降吗本提督现在就答复你,准了还有别的事吗”

此刻小西飞脑子里一片空白,临行之前准备好的几套说辞方案却被李如松的一句话就戳到九霄云外了,怔了半晌才嗫喏道:“没没有了。”

李如松看着一脸茫然的小西飞,微笑着揶揄道:“将军吃了吗要不我让伙房给你也下一碗热汤面”

小西飞如梦初醒,赶紧向李如松施礼道:“谢提督大人,怎敢劳烦提督大人。我这就赶回平壤城向小西行长将军回禀。告辞”说罢转身快步走出营帐,飞身上马回平壤报信去了。

麻贵向杨元使了个眼色,于是杨元起身向李如松施了一礼问道:“属下敢问提督大人,是否真要答应小西行长的请求,要后撤三十里,属下担心其中恐怕有诈。”

李如松看了看杨元和麻贵,微笑道:“两位不必当真,这是咱们平壤城内的那位老对头小西行长觉得昨晚和今日白天都没占到便宜,心有不甘才使的小把戏,若我当真率军后撤三十里,平壤城内便立刻会杀出一支骑兵,趁我军后撤之际突袭。如果我军并不后撤,今晚恐怕仍然会有倭寇来偷袭我军营。”

杨元听了李如松的话说道:“启禀提督大人,如柏将军最近连日操劳,今日属下愿带兵巡夜,严防倭寇袭营。”

李如松摇头道:“不必,让如梅、窖生和李宁带一千官兵在平壤城外五里的地方伏击倭寇即可,你们下去各自传令,这两日没有其他任何任务,除负责巡视、警戒的戍卫队以外,所有将士都原地好好休整,养精蓄锐准备对平壤城发起总攻”

杨元、麻贵听李如松如此说于便了一声,和李如松告辞后都各自回营休息。

正月初七,入夜。

平壤城外五里,意欲偷袭的五百倭寇与在此伏击的辽东铁骑相遇,一触即溃,败回城内,小西飞向指挥官小西行长如实禀报了战况。

听闻偷袭再次失败,作为指挥官的小西行长却表现的异常平静,这一切似乎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x23

原来这几日小西行长无论是派士兵偷袭还是遣死侍行刺都宣告失败,表面上看似乎是瞎折腾,但其实是不停的在试探,小西行长一直在紧密地关注着明军的一举一动,并希望从这些蛛丝马迹中找到明军在共计平壤城时的主攻方向

但是由于近日接连的大雾天气,再加上李如松用兵诡异,因此他迟迟不敢得出结论,导致平壤城内的布防也接连变换。然而长期积累的军事经验告诉小西行长,明军攻城就在眼前,今晚必须做出最后的布防决定。

于是在认真思考了许久之后,小西行长又虔诚地做了一次祷告,随后综合平壤城四周地形、内部城防布局以及明军之前的动向等因素做出判断,最终下达了作战计划:

目前平壤城内守军为第一军及部分第二军主力一万八千人,加朝军降军五千人,共计两万三千人。

平壤城东临大同江,东城外空间狭窄,因此小西行长大胆预测,明军不会在城东进攻,所以他派一千人驻守东门,以防不测。

平壤南城外地势开阔,不利于隐蔽,必有部分明军在此佯攻,所以他派五千朝鲜降军把守足矣。

小西行长认为明军真正的主攻方向是平壤城的西北方向,因此小西行长派第一军全部主力一万两千人,全部驻守在平壤城内的西北三门,即大西门、小西门、七星门,守军配备大量火铳、弓弩,务必死守。

平壤北城背靠牡丹峰,虽占地势,按理李如松不会傻到选北城作为主攻方向,但是两天前的那一幕在小西行长脑中电闪而过,他的嘴角漾起一丝笑意:“李如松,不只有你精通兵略,所谓兵者诡道,善攻者必攻其于不备,我也懂第二军五千人马严守北城,由我亲自坐镇指挥。”

而几乎就在同时,近在咫尺的明军中军大帐内灯火通明,宋应昌居中正襟危坐,杨元、麻贵、李如柏、张锡爵、吴惟忠、祖承训、查大受、骆尚志、朱三爷分别坐在两侧,李如松则站在一面偌大的平壤地图前召开总攻前的最高级别军事会议。

李如松开门见山地宣布:“总攻时间,正月初八卯时也就是明天早上。”

此言一出,坐在两侧的将领无不惊诧,因按照惯例在重要攻城战前,别如此之高的军事会议至少需要在战前两天召开,以便各路军队有整体统筹和各自调度的空余,因此大家不理解李如松为何要如此滞后这场军事会议的时间。

李如松故意停了下来,等诸位将领都安静了以后继续不动声色地说道:“我知道各位在疑惑为何直到此时才召开总攻前的军事会议如柏,你来告诉大家。”

李如柏闻言站起,向宋应昌及周围将领行了礼后才说道:“禀报宋经略,禀报李提督及各位大人,自我军渡过鸭绿江赴朝以来,倭军在朝军中安插了数十名奸细,隐藏在朝鲜守军之中来刺探我军的军情动向,经过数日的缜密排查和布局,直至今天午后,终于将以金良顺为首的四十三名朝军细作全部擒获,我军军情无一外泄,因此才将此次军事会议延后,请诸位见谅。”说完便坐了下来。x贰3

众将领听了李如柏的话才恍然大悟,不禁都暗自惊讶倭寇安插的细作竟然如此之多,同时也对李如松的粗中有细有些意外的同时也更加钦佩。

李如松平静地环视了一周后继续说道:“各位既然都已知晓了个中缘由那我就继续了。”

李如松说到此处顿了一顿才说出早已做好的作战计划:“我军现有人数为四万五千人,因此具体分兵部署如下:

明日我军的主攻方向是平壤西城。杨元为左军指挥使,率一万人马攻打小西门;

李如柏为中军指挥使,率一万人马攻打大西门;

张世爵为右军指挥使,率一万人马,攻击西北七星门。”

杨元、李如柏、张世爵三将霍地起身齐声道:“属下得令”

李如松轻点了一下头示意,杨、李、张三人才重新落座,李如松向两旁众将巡视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吴惟忠身上,起身向吴惟忠深施一礼才继续说道:“请吴老将军亲率三千戚家军攻击北城牡丹台。”

吴惟忠起身还礼,脸上依旧带着平和的神情道:“属下遵命。”

但吴惟忠话音刚落,只听坐在一旁的查大受忽然起身大声道:“禀督大人,属下有事想奏。”

李如松侧头看了看他,轻声问道:“查将军有什么事,请讲。”

查大受向李如松施了一礼才继续说道:“属下以为此攻城部署甚为不妥。”

李如松一脸平静地看着查大受回道:“接着说。”

查大受抬头看了看李如松:“属下以为,我军驻扎于平壤城西已经两日,倭军指挥官恐怕已经猜到我主攻方向应该是在平壤西城,就势必会在西面部署重兵严防死守,我军如强攻势必伤亡惨重。另外,平壤北城背靠牡丹峰,占尽地势之优,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若要强取势必要仰攻,此乃兵家大忌。戚家军虽然勇猛善战,但若想攻取牡丹台却断无可能。因此若当真按此排兵布阵,则我军四分之三势必陷入死战之局,因此如此排兵断不可行。请提督大人三思啊”说完向李如松一躬到地。

查大受追随李成梁多年,和祖承训同属于李如松叔父辈的人物,从小便视李如松为至亲,因其为人刚毅勇猛且较为内敛,不像祖承训那般张扬,因此地位还在祖承训之上。

平素一向惜言如金的查大受今日竟在军事会议上当众向李如松谏言,自然是出于对李如松的关爱之情,但另一方面也实在是觉得李如松如此排兵布阵甚为不妥。

查大受知道李如松平素心高气傲,所以暗下决心就算自己被当众骂个狗血淋头也要点醒李如松。查大受说完之后便准备好了迎接一顿狂风暴雨可等了一会却不见丝毫动静,于是抬头看时正好和李如松四目相对,却看见李如松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查大受正觉奇怪和忐忑之际,李如松开口问道:“老将军说完了吗”

查大受一怔答道:“属下说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