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堂中文 > 无衣传 > 第三章 郁离子 2

青藤先生点头道:“刚才舒老弟说到刘伯温的后人,但是你可知道刘伯温是如何亡故的”

舒承宗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青藤继续道:“刘伯温归隐田园后原本身体只是有些小疾,但是太祖却让胡惟庸自内廷传来太医,给刘伯温诊脉后开了药方,刘伯温按方抓药服下后,病情竟比原来加重了数倍,刘伯温明白了太祖的心意,从此不再请大夫医病,不久便撒手人寰。而在诚意伯尸骨未寒之际,太祖便派遣胡惟庸亲自到刘府向刘伯温的两个儿子索要这本百战奇谋,刘伯温的两个儿子告诉丞相胡惟庸说父亲并没有留下什么百战奇谋,只留下了一本郁离子和一些来往书信。胡惟庸别无他法,只得拿了郁离子和书信回去交差。据说太祖听闻后大发雷霆,把胡惟庸骂了一顿,至于那本郁离子则是看都未看一眼便扔到一旁。

“然而太祖并未就此善罢甘休,在刘伯温头七忌日他又派人将刘府内所有书籍信件统统搜罗回宫,却依然不见百战奇谋的踪迹,在刘伯温五七时,太祖派人到刘府传旨,大意是刘伯温对大明天下立下了不世之功,因此要重修诚意伯府以示嘉奖,并马上动手将原有老宅拆去,不过据说拆得尤为小心,板缝、梁孔、砖缝都一一仔细查过,就连地下所铺方砖都一一撬开,却依旧不见这本奇书的踪迹。此后百余年间无人知晓它的下落,此事便成为一宗悬案。”

舒承宗和俞二都听得有些出神,舒承宗仔细琢磨了一会儿,疑惑地说:“藤兄,你的意思是说其实刘家人第一次交出的那本郁离子其实就是”

青藤笑了笑说道:“我也是听了你刚才所说揣测而已,不过舒老弟试想,太祖皇帝之所以处心积虑要得到百战奇谋,自是因为深知此书的精妙所在,此书若落入旁人之手便会生变,甚至威胁到大明江山。然而刘伯温追随太祖数十年,对太祖也知之甚深,料定了在自己身后太祖定要谋夺此书,为了能够保全此书同时不遗祸子孙,他一面将半本百战奇谋佯装成郁离子,日后好有个为子孙脱罪的说辞;另一面让刘璟背熟剩余半本,代代口口相传。”

舒承宗点了点头道:“没想到太祖盛怒之下随手将半本百战奇谋扔在一边,后来经过靖难之役,朝廷迁都于北京,这本千古奇书便极有可能被置于留都南京的上书房,束之高阁。而冯宝任司礼监掌印太监,执掌内廷十余年之久,最后被贬斥到了南京,或因机缘巧合发现了其中

的秘密,他却密不上奏,而是私带出宫交给他这个干儿子冯国泰。冯宝也算一代权宦,如此做法实在可笑,他这个干儿子是何等货色难道自己不知晓冯国泰别说不知道这是百战奇谋,知道了又如何在他眼里倒不如一幅幅春宫图看得顺眼。”

说罢三人都哈哈一笑,舒承宗又道:“司礼监不仅密令成都府,更直接派出了锦衣卫,说明当今圣上对此事已经知晓。”

青藤点头道:“这就要看刘綎回去,他爹如何处理了。”

舒承宗不无担心地道:“此事处理得稍有差池,便可能惹祸上身,虽说刘显兄深谙官场之道,但还是小心为妙,我现在就写一封书信,马上差人捎去。”

青藤忧虑地道:“还有一事,舒老弟在信中也提及一笔,那个姚枭伦和雪瓷,竟两次意图对百战奇谋下手,绝非偶然,且并非一般打家劫舍之徒,请刘总兵有机会一定将其剿灭。都怪为兄一时动了恻隐之心,雪瓷那女娃对我说自己是革员之后,其父蒙冤获罪后才被送入教坊

司,她不堪受辱,阴差阳错做了盗匪,我念及是忠良之后才让俞二兄弟放她一马,却不料至今日仍不知悔改,也罢,随她去吧。”

舒承宗点头道:“藤兄所言甚是,事不宜迟,我这就动笔。”说罢他抽出纸笔,准备写一封短信,未等信写完,窖生推门而入,手里举着一封信道:“爹,辽东六百里加急送来一封书信。”

舒承宗停笔一边接过信一边对青藤、俞二说道:“当是成梁兄自辽东的来信。”他拆开一看果然是自己义兄李成梁的信。于是从头仔细读来,信一开头便直抒极为真挚的老友情谊和思念之情,更提及戚继光最后的境遇,不免有“故人半凋零”的伤怀,也使这份挚友情谊倍显珍贵。

舒承宗读到此处,遥思两位义兄昔日之丰神俊逸,以及兄弟三人曾经的鲜衣怒马、挥斥方遒,如今却一个身在万里之遥,另一个更是阴阳相隔,真可谓故人半凋零他不禁悲从中来,双目含泪,忙扬起头,才使眼泪不流下来,缓了好一会儿,才略微平复。

舒承宗心想儿子尚在身边,让窖生看到自己险些流泪,岂不对自己“严父”形象有所损伤却不料一转身,见儿子手中拿了一块温湿手巾侍立在一旁,舒承宗忽然觉得窖生长大成人,也不免心生暖意。

舒承宗平复心情后继续读信,李成梁笔锋一转,叙述自己刚刚接任蓟辽总督不久,便遭言官弹劾,竟被罢黜。

舒承宗读到此处不禁哑然失笑,将此情形说与青藤、俞二两位:“成梁兄信中提到,自己刚刚接任蓟辽总督没多久,便被言官弹劾后遭朝廷罢黜。我这个义兄倒确是有些老了,火气消减得所剩无几,如若年轻个十来岁,我敢打赌,这信一开头便非得把那些言官祖宗十八代都得挨个骂上几十遍不可,这古往今来并无骂人的赛事,如果有的话,成梁兄定能夺得魁首”

青藤笑道:“我们还真领教过你这个大哥的本事,这个李将军不光是骂人凶,且声如炸雷还有就是打仗凶,尤其是在边界和蒙古人对阵时一见蒙古人就兴奋,且每次都身先士卒,先砍为快,时间长了,他的属下军士也都养成了和他一样的毛病,搞得到了后来蒙古鞑靼连辽东一带都不敢去,只要老远见到了这位将军的军队,撒腿就跑,想追都追不上。”

舒承宗说道:“除了骂人凶、打仗凶之外,这老兄还有一样尤其凶。”

俞二接口道:“那自然是喝酒凶我这辈子论喝酒我只服两个人,这李将军就算一个。”

舒承宗哈哈笑道:“不错,论酒量我和元敬两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俞二也乐道:“尤其是喝了你舒聚源酒坊的泸州大曲酒,简直千杯不醉。”

三人提到李成梁的种种趣事,青藤忽然想起自己的另一个爱徒,于是悠悠地道:“不知如松这孩子现在怎样了。”

舒承宗用手指了指信,道:“藤兄不要急,信中提到你的宝贝徒弟了。你看,是这样写的:遭罢黜后,百无聊赖之际,幸得长子如松深蒙圣恩,两年前便擢升山西总兵,今日又升迁提督陕西讨逆军务总兵官,如梅、如桢等也皆在军中效力,得子如此老怀甚慰。然则兄近日获悉,宁夏哱拜已于上月起虎狼之师,欲割据一方不臣之心昭然如松不日便动身赴宁夏平叛,誓尽灭拜族。愚兄慰怀之

余又难免心忧,想助如松尺寸之力,怎奈垂垂老矣,不能饭矣,更遑论提刀无奈之下问我儿有何需求,我都竭力满足,不想如松言道:别无他,舒聚源泸州大曲百坛,儿出师必捷,定当凯旋兄不敢耽误片刻便提笔疾书一封于吾弟,务须甄选上好泸州佳酿百坛。为兄另修书一封至成都府刘显处,其自会差人去江阳将酒运至宁夏如松处,随信附银票些许,权当酒资。吾弟不要推辞。此百坛佳酿非同一般,关乎你如松侄儿能否凯旋,吾弟务必重之兄启首。”

舒承宗看完信之后,随手一抖信封,发现里面竟然另有一张信纸,歪歪扭扭地写了满满一张,与前面整齐的字迹全然不同,竟潦草的似出自刚刚开蒙的孩童之手,舒承宗费了好大劲才勉强辨认出来,随即读到:

“前面都是师爷写的,文绉绉看着累得慌,老哥我再自个儿写一遍,你大侄子如松马上动身到宁夏去接任讨逆总兵官,我打听了,这次是宁夏哱拜部叛乱,宁夏总兵麻贵打了三个月硬是没打下来,所以圣上才急调如松赶赴宁夏。兄弟你知道,你老哥我一辈子大大小小几百战,没一次怂包,可

是轮到儿子亲上战场,这心里真的老是犯嘀咕,如松看出老子替他担心,趁机向我勒索,要你舒聚源的上好老酒一百坛运去宁夏,不啰唆了,你抓紧办。对了,我那窖生大侄子明年要进京赶考了吧老哥也说你一句,孩子若志在行伍,你尽可送到如松营中,不必挂心,如松自会照顾周全。对了,这小子娶亲没娶亲的时候务必提前告诉我老头子,我一定亲到江阳凑凑热闹。现在不比从前喽,老子现在有的是闲工夫

闲话不扯了,最后有件大事须和兄弟你念叨念叨,宁夏的哱拜掀不起大风浪,但老哥两个月前接到朝鲜礼曹判书尹根寿的一封来信,信中提到一件事,倭国关白丰臣秀吉致信朝鲜国王,说要亲率大军八十万征讨我大明,欲借道朝鲜半岛登陆,自辽东进犯。若朝鲜国王不答应就先灭朝鲜,他娘的这话倒像是出自倭寇的嘴。

“你老哥我这辈子尽砍蒙古人了,没和这帮犊子照过面,不过听你和元敬之前提过,这帮犊子不好对付,特别是元敬说过,当年台州大战明军三倍于倭寇才获惨胜,那时倭寇才多少人不足两万可是现如今号称八十万倭寇来袭,估计最少也有二十万,这会是怎样的一场恶仗

其胜败势必关乎我大明国本这副千钧重担十有八九又会落到如松肩上,真正让我操心的正在于此,我这心里是真没有底,老哥心里五味杂陈,只恨你哥哥老了”

舒承宗读完一遍之后又仔细看了一遍,才交给青藤,青藤接过信放在了桌上,忧虑道:“舒老弟念得够清楚了,李将军信中所提倭寇之事实如若属实,则比之宁夏叛乱凶险百倍。我也担心如松能否应付得来。”

舒承宗也颇为忧虑:“是啊,如果朝鲜这个礼曹判书的消息属实,朝廷也应做好充足准备,否则必酿大祸提起如松,藤兄,我倒有个想法,只是不知妥不妥当。”

不等青藤答话,舒承宗转身对窖生说道:“窖生,爹有要紧事和你两个师父商量,你先到外面把风,以防隔墙有耳。”

窖生插科打诨道:“爹,您别一说事就把我支出去行不行还美其名曰让我把风,好像将千钧重担放在我肩上似的,您就是拿我当小孩要不赶明儿您给我张罗娶个婆娘得了,省得天天在外面喝风”x23

舒承宗被儿子一顿抢白,气得张嘴骂道:“放屁老子每次想给你说亲,你小子要么就和我玩头悬梁锥刺股的苦肉计,什么不考取功名誓不成家的和我胡诌;要么就干脆跑到庙里去,几天不回家,偏偏你母亲是典型的慈母多败儿,什么都由着你胡来。现在倒好,你和你老子玩起倒打一耙了是吧”

窖生被爹当面戳穿也觉得不好意思,讪讪地说道:“原来这些花招您老早就知道啊,那我也是没得法子的法子,谁让您给我说的亲事都是财主家的傻闺女,我不使法子能脱得了身吗”

舒承宗轻哼了一声:“小家雀能耍过老家贼你以为你那个举人是怎么考上的那是我故意假装替你向赵家那个小女儿提亲,吓得你那段时间玩了命的读书,这才一举考中乡试。不然的话,就你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何时才能中举”

窖生一听恍然大悟:“您,您这也太”

舒承宗眼一瞪:“太什么乖乖去门口把你的风一会儿喊你进来”

窖生无奈,只得出了书房把门关上。

舒承宗低声对青藤、俞二两位说道:“两位老兄,刚才成梁兄信中提到倭国可能会携重兵犯我大明,我便萌生了一个想法,我想把这秘本纪效新书交与如松之手,但愿其中所载能够对他有所裨益,若助他荡平倭寇,则足慰诚意伯和元敬兄在天之灵了。”

青藤、俞二两位对视一眼,迟疑道:“这秘本交给如松对他自然有莫大好处,只是只是舒老弟难道没想过私传给窖生吗”

舒承宗笑道:“实话实说,我说没想过是假的,如果天下无战事,我或会等到窖生三十岁以后传给他。如今这种情形,宁夏叛乱,恐怕与倭寇也大战在即,舒某如何还会有此私心再说这也并非是舒某私产,只是暂代元敬兄保管,交与如松也算宝剑赠英雄,物尽其用,相得益彰了。”

青藤拱手道:“舒老弟有此胸襟,实属难得,只是如何交与如松呢”

舒承宗犹豫道:“此事事关重大,务必要确保能把此秘本亲手交与如松,千万不能落入歹人之手,因此我还没考虑周详。”

青藤道:“兄弟所言不虚,这件事关系重大,甚至关乎江山社稷与大明百姓的安危,因此务须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不仅要人品端正且要武功高强,足智多谋,能够随机应变,这样的人去哪里找呢”他说完长长地叹了口气。

青藤话音刚落,窖生再次推门而入,他兴冲冲地对青藤和舒承宗说道:“师父、爹、这事我可以去我保证稳稳当当把秘本交给那个李如松。正好也可以到辽东耍耍,顺便宰他几个倭寇。”

舒承宗一听,不禁怒斥道:“混账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你知不知道如果消息泄露出去,这一路会有多少人打这本秘籍的主意。那可不是一个姚枭伦的事,搞不好会有比他厉害百倍的贼人来抢夺,你如何应付”

窖生不以为然:“我还巴不得能再见到这个龟儿子呢也和他好好算当年那笔账”说罢他用手摸了摸自己肩头的伤疤。

舒承宗一听怒气更盛,一气之下原本一口标准的官腔中也夹杂着四川话:“好好好,你个龟儿子你倒凶得很哦,你打得赢那个姚枭伦你去打你还顺道去辽东耍耍还顺便宰几个倭寇老子问你,你上过战场没有你见过倭寇没有你晓不晓得一场仗打下来,要死多少人”

窖生见爹已经动怒,不敢再出言硬顶,却也并不甘心,于是小声嘟囔道:“不宰狗日的倭寇,我这几年学那些武功和专门对付倭寇的战法有啥用进京赶考又用不到。”

舒承宗勃然大怒道:“还敢和老子顶嘴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对付几个痞子还行,遇到真正的高手还差得远呢,你还进京赶考也用不到。你哪有个进京赶考的举子模样看我不打你”说罢他举起手掌作势要打儿子,窖生一看不好,急忙闪身钻到青藤身后。

舒承宗见隔了青藤也不好再追打儿子,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骂道:“对喽,你龟儿刚才说啥一定把秘本交给那个李如松李如松也是你能直呼其名的于私交论,你要叫他世兄,若要以公论的话,如松是堂堂的从二品总兵,你如何能直呼其名

青藤也转过身来笑着对窖生道:“是啊,即便是以师承论你也得叫如松一声师兄,也不能直呼其名。”

窖生歪着脑袋看了看青藤,他眨了眨小眼睛,不服气地问青藤:“师父,我这个师兄的本事比我如何”

窖生话一出口,没等青藤回答,舒承宗却已经气得直翻白眼,说道:“藤兄,我刚才就说过,这龟儿子简直狂得没有边了。这小子一张嘴就和我大明朝从二品的总兵比本事大小,好大的口气老子平时告诫你戒骄戒躁的话你是不是就饭吃喽,你是不是想气死你老汉。”

青藤笑着劝解道:“舒老弟,不要着急,窖生也是少年心性,不必介怀。”

青藤转头对窖生说道:“窖生,你问的这个问题倒让为师想起一段往事。当年东南抗倭,戚继光和俞大猷皆是举世闻名的抗倭名将,一时瑜亮。究竟哪个更胜一筹这个问题困扰了我许久,却从无定论。”

青藤说道此处故意停了下来,窖生一脸兴奋地问道:“师父,他们俩到底谁厉害呢”

青藤先生微笑不语,窖生见青藤师父故意卖关子,于是拉住俞二的胳膊问道:“二师父,你说他们俩到底谁更厉害”

俞二傲然道:“论军队战力,俞家军和戚家军并称俞龙戚虎,不分伯仲,但若论个人武学造诣,当世没有人能望逊尧之项背。”